18.大道当行(1/6)  囚月谷

    nbsp;   正月一过,虽然天气还是寒冷,勤劳的乡人已经在准备着春耕的事。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!万历四年的二月二十五日,文小丰穿起夜行衣,潜入杨歧山脚下清溪村里洗白了的土匪刘石井的院子。事情还得从二月十三日说起。

    自从附信给邓天星后,慧信大师便天天盼着文小丰的回复。二月十三日傍晚,文小丰行色匆匆赶到了杨歧寺,熟门熟路的找到了慧信大师。两人一合计,既然这刘石井与官府穿一条裤子,那就只能以毒攻毒,以黑吃黑!

    “不知大师可有什么妙招?!”文小丰见慧信胸有成竹的样子便问道。

    “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,这刘石井夺去我杨歧寺的庙田,那是要我们寺里老老少少11个人的命啊!此恶不除,事佛何用?!所以三年来老衲夙夜不得安宁,一直用心打探有关刘石井的消息。奈何我杨歧禅宗一脉,只是文修,会不得武功,官府纵容之下,无可奈何!今幸遇贤弟,才能化解这冤孽!”慧信目光炯炯,盯着文小丰。

    文小丰细细回味着老和尚的话,不由得腹诽,怎么我文小丰就会心甘情愿帮你们去夺回庙田呢?怎么慧信这个老狐狸就断定自己会出手帮忙呢?君无戏言,我又不是君。这个问题首先是杨梅提出来的,那天做完法事烧完草人后,杨梅和梅语第二天就好的差不多了,欢好之余,很是担心和反对此事。

    “施主,这世间,万事万物都有因果。你出手帮寺里解去忧


第(1/6)页,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