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.钦犯开荒(1/6)  囚月谷

    nbsp;   这杨大头的话一时让文小丰无法接口,便愣愣着起身说道:“叔,解开伤口看看,莫化脓了。”

    杨大头也不好继续追问,若不是知道自己女儿死心塌地的喜欢上了这小子,他可不会腆着脸去问人家要不要,自己女儿可是附近百里挑一的姑娘,虽然没法和那个书院读了些书粗通文墨的梅老先生宝贝女儿梅语比。

    文小丰匆匆检查完杨大头的伤口,逃也似的回到自己的诊所,看起书来。晚饭后继续看书,袁氏看在眼里喜在心里,自己儿子要是真能考取个巨人进士啥的,也可以告慰九泉之下的四海了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已经是半夜,文小丰一直在看书,不时的拿笔在纸上写点什么。傍晚时分下起了小雨,俗话说一场秋雨一场寒,文小丰将被单裹住自己,抵御九月底下半夜的寒冷。巷子里传来几声狗叫,又安静下来,文小丰打来一盆热水,想烫烫脚洗洗睡,正要脱鞋猛听得自家大门咚的一声响。文小丰端着油灯朝大门走去,自从练就聚气诀,加上后世记忆中的一些武术套路动作,文小丰觉得自己胆子大了不少。

    刚抽开门栓,门就被顶开了,文小丰机警的往旁边一闪,只见一个黑衣黑裤的大汉一头栽进门来,背部一道将近一尺长的旧刀伤,隐隐渗出血来。

    医者仁心,救人要紧。文小丰把这个黑衣汉子挪到诊所手术台上,一番检查,原来不仅是背部的刀伤,此人腹部还有一处贯通伤,显然是中箭。文小丰取出一支青霉素,给他注射,要换在后世还得先做什么皮试,特殊情况特殊处理吧。又简


第(1/6)页,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